中新网金华7月13日电(记者 奚金燕 通讯员 朱舒蔚)梅雨季节,闷热潮湿。在浙江浦江与诸暨交界的虬树坪村,庄稼汉赤着膊光着脚,把冒着热气的蒸笼从灶台上搬下来。虽然汗流浃背,却干劲十足。其中,有个穿衬衫的中年男子特别显眼。

宣黎建多年如一日,研究恢复家乡酒酿造工艺 朱舒蔚 摄

  他中等身材,圆脸,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,炉火把脸映得通红,汗水浸湿了衣衫。他叫宣黎建,是浦江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会长,“70后”企业家、土生土长的虬树坪村人,擅长制锁装备研发,曾被评为浦江工匠。

  虬树坪村有酿酒传统。因缺少营销等原因,虬树坪白酒近年来渐渐被人遗忘。宣黎建不甘心如此:10年来,他想出各种办法,“复活”家乡白酒。

如今,“虬树坪”酒的产量和价格逐年提高 朱舒蔚 摄

  宣黎建小时候,村里家家户户酿酒。“当时虬树坪白酒和诸暨同山烧齐名,村里白酒根本不愁卖,出门自我介绍都说‘做白酒那个虬树坪村’。”宣黎建说。他后来外出求学、工作,家乡的酒香慢慢变成了乡愁。

  2009年,宣黎建结束在西安的挂锁销售生意,回到浦江从父母手中接手挂锁企业。“我爸妈退休后,喜欢住在乡下,两个人每年要酿上千斤白酒。”宣黎建也经常往村里跑,他发现村里的人少了,酿酒的氛围也淡了。当时,虬树坪村共有125户农家,半数以上已经离开村子住进浦江县城,只有20几户村民还在卖白酒。白酒年产量虽然有十几万斤,但是每年都卖不完。

  没过多久,宣黎建从新闻上看到“同山烧酒传统酿造技艺”入选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。“两相对比,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。”宣黎建说,他在外经商多年,见过太多的老手艺因为没有好好经营,慢慢归于沉寂。他不想家乡的白酒也走到这一步。

宣黎建十年如一日,研究恢复家乡酒酿造工艺 朱舒蔚 摄

  “有人把时间花在打游戏、打牌等兴趣上,‘复活’家乡酒就是我的兴趣爱好。”宣黎建说,到2015年,他已窖藏4万多斤家乡白酒,砸进去近70万元。

  这些年,宣黎建学习白酒知识、了解白酒市场、结识做白酒的朋友……他认为要“复活”家乡白酒,归根结底还是要打开市场。于是,宣黎建注册了“虬树坪”商标,希望打响“虬树坪”品牌。

  2015年,宣黎建决定试试水:第一批藏酒6周年的日子,他灌装了600瓶白酒,以“虬树坪·浦江醉”的品牌销售,主打清香型白酒。没想到一个月后,他放在浦江一家土特产店的200瓶白酒销售一空,老板还主动来拿货。宣黎建来了干劲,他以“虬树坪”的品牌,按照不同年份推出不同价位的子品牌,甚至和当地酒水销售企业联合推出适合年轻人的子品牌“小浦”,以扩大“虬树坪”的知晓度。

  2017年,宣黎建的努力得到了官方响应:当地政府决定在美丽乡村创建中发掘虬树坪村的酒文化。宣黎建积极献计献策,第二年,虬树坪村被评为浙江省级3A级旅游景区村庄。去年还举办了首届开酒节,小山村越来越热闹,恢复了往日的生机。

  如何提高家乡酒品质?继续采用零散销售的模式肯定不行,宣黎建想引导村民规范化经营,使之成为推动乡村振兴的强大引擎。但在管理松散的农村,要做这事谈何容易。

  “大家肯定会觉得,明明酒卖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折腾。”宣黎建还是下定决心要带领村民干出一番新事业。2017年底,宣黎建办下营业执照,开办“虬树坪酒作坊”,同时朝着浙江省“名特优”食品作坊方向努力,着力提升白酒品质。

  这几年,宣黎建的酒作坊每年酿酒6万多斤,窖藏后出售,每年盈利20多万元。相比挂锁企业的年产值虽然很少,但宣黎建觉得很值得。酒作坊开建后不久,就有村民向他取经。之后的几个月,虬树坪村办出营业执照的酒作坊不断冒出来,现在已有近30家。

  随着“虬树坪”品牌越叫越响,虬树坪村酿酒的农户也多了起来,全村白酒年产量从十年前的十几万斤增加到30万斤。此外,村民还在品质、包装等方面下功夫,白酒价格也逐年提高,从原来的每斤十元涨到二十元以上,贵的甚至卖到五六十元。

  现在,宣黎建正在和几个专业品牌团队对接,打算聘请他们打造“虬树坪”区域公共品牌,让酒香越飘越远,乡村振兴梦越走越近……(完)

【编辑:刘湃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